• 相声艺术家教育家丁广泉去世 患病后坚持做讲座
  • 发布时间:2018-01-24 12:14 | 来源:昌图新闻网 | 浏览:70 次
  • 相声艺术家教育家丁广泉去世 患病后坚持做讲座

      原标题:教“洋笑星”学会中国式幽默的丁广泉走了

      著名相声艺术家、教育家丁广泉先生于2018年1月18日18:58在北京协和医院因肺癌去世,享年73岁。遵照丁先生本人的遗嘱,他的遗体已由家人无偿捐献给医疗机构,为我国医学教育、科学研究和提高疾病防治能力,贡献自己最后一份力量。其生前遗愿为:无需告别,不办仪式,不留下痛苦,让笑声长存。

      最大的愿望

      侯派艺术到我这不能断

      丁广泉生于1944年,是相声大师侯宝林先生的徒弟。他生前为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、美国海外艺术家协会理事、世界艺术家协会理事、中国煤矿文联理事、朝阳区对外文化交流协会理事。从1985年起,他在历届国内曲艺、相声大赛中获奖,比如自编自演的相声《发财有术》、系列相声《生活的浪花》,以及小品《洋腔洋调》、《洋戏迷唱三国》等。

      陈振清1994年拜师丁广泉,是丁先生的第三位中国徒弟。他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说:“师傅生前留有遗嘱,希望静静地走,不给大家增加悲伤,而且也不愿让大家看到那种痛苦的面容。因为他一生是搞‘笑’的艺术的,要让笑声长存。”陈振清觉得师傅是受到侯宝林大师的影响,“我师爷走的时候也是说,即便到了天堂也要把笑声带去。现在的年轻人可能不了解老艺术家的心情,无法体会到他们对艺术的执着和认真。”

      徒弟们本想给师傅办个告别仪式,但丁先生家里人还是想遵照遗愿,丧事从简。回忆起师傅在医院的日子,陈振清说:“他在病床上即使很痛苦,也绝不会表现出疼痛的神态。有一个细节,我们去探望他的时候,他是肺病,多痰咳嗽,每次吐痰都要用面巾纸方方正正地包好再扔在垃圾桶里,这就体现了他对生活的态度。临走的时候,他还不忘侯派相声艺术的发展传承,在昏迷之前他说,我最大的愿望是侯派艺术到我这不能断,我不能对不起我师傅(侯宝林)。”

      陈振清觉得,师傅是一个“豁达”的人,也正因这种性格他才收了那么多洋徒弟,“相声界通常把辈分看得特别重,但他教育我们不要跟人攀比辈分,就记住你是师傅的徒弟就够了。”

      带“洋徒弟”

      不仅教技巧,更是传授中国文化

      1989年,丁广泉为中央电视台创导相声小品《新编孔乙己》,并且逐渐与大山搭档演出,这是他陪养外国笑星的开端。

      同时,他也通过教相声推广汉语,并著有《我的汉语教学与国际推广》等著作。这些年来,他遵循“有教无类”教育理念,先后培养出了一些洋笑星,比如玛丽娜(亚美尼亚)、莫大伟(美国)、朱力安(法国)、捷盖(喀麦隆)等,因此人们也称他为“京城相声洋教头”。

      得知丁广泉先生去世的消息后,很多相声界人士和观众表达了对丁先生的悼念,曾向丁广泉求艺,合作多年的大山在网上发了一组照片,缅怀一起同台的日子。他的另一位徒弟朱力安写了一大段长文来回忆师傅,让人动容:“此刻止不住我的眼泪……与其说他是我的相声老师,他更像是我的中国爸爸,我的人生导师……(他会)跟我讲解事情的复杂性和背景,如何在意识到一切复杂性以后用真诚正直和善良的方式来处理……”

      从长文中不难看出,丁广泉不但教给了朱力安相声知识和技巧,也潜移默化地让他理解了中国文化。

      丁广泉的外国人相声学习班大概办了10届,正式拜师学艺的有七八十人,而辅导过的学生就更多了。他要求学生的人品一定要好,对洋学生也不例外。他曾说过有的洋学生有名气了,一出去演出先问多少钱,钱少还不去,对这样的徒弟他也开除过。在这些洋徒弟们眼中,丁广泉是位“中国爸爸”,考虑周到、急脾气、关心学生、坚持艺术。

      面对质疑

      坚持“因材施教”的教学方式

      对于丁广泉收洋徒弟,在相声界是有不同声音的。但是他从1989年后坚持了近30年,其成果和影响有目共睹。相声大师侯宝林也给了徒弟很多鼓励,丁广泉生前接受采访时说:“侯大师告诉我,要教他们真正的知识,要让他们知道中国人的幽默在相声中蕴含了很多中国文化,通过这些文化才能真的告诉他们一些知识。”

      生活中的丁广泉为人随和,但对这些洋徒弟也并非照单全收,比如汉语不行的他不想收,汉语特别好的他也不一定收。刚认识丁广泉老师时,喀麦隆人捷盖汉语说得还不利索,想拜师学艺老师就没同意,要求他先过汉语语言关。而法国人朱力安则是因为汉语太溜差点没拜成师,丁广泉生前回忆,有一次他正在给一位徒弟讲道理,旁边的朱力安就跟着说起来,比他的话还多。“我要是收了他,以后是他教我啊,还是我教他啊。”

      丁广泉并非不同意“教学相长”,他有个美国徒弟莫大伟学历高,硕士论文写的就是中国相声,还在中国高校教书,把相声翻译成英文,去教学生。这就给了丁广泉很大的启发,从那以后他就把相声跟汉语研究与教学结合起来,并且出版了著作《我的汉语教学与国际推广》。

      在教这些洋徒弟的过程中,他总结出了经验,对外国学生要“因材施教”。“我教他们难在哪?难在要根据他们每个人的特点创作节目。我会先问,你喜欢哪个作品,喜欢哪一段?我再给你改。”

      晚年患病后

      坚持做讲座,给学生上课

      在患癌这几年,丁广泉先生依然从事相声的普及推广工作,不但定期给学生上课,还经常走进高校、文化馆、社区等开办讲座,讲解相声艺术与汉语教学。

      在网上,经常有网友、学生分享听丁广泉讲座的经历。比如在2016年,一位网友说:“丁广泉老师,早晨五点起床,北京坐高铁来天津带着徒弟来讲课,70多了,因肺癌已经切了一块肺。老骥伏枥,为其精神点赞。”

      丁广泉的相声讲座从许多年前就开始了,相声爱好者、研究者东东枪说:“我上大学的时候丁先生到我们学校做过一次讲座,学校学生会组织的,让我当的主持人。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活动前我们联系他,说您家在哪,我们去接您。丁先生回复说,不用了,我自己坐62路(公交车)过去就得了。而且那次讲座,丁先生很早就来了,非常认真地准备,带了好几个弟子,现场既有表演,又有讲解,非常认真。”

      去世的消息传开后,不少网友也在悼念“大师级人物,精神伟大”、“捐赠遗体,临终也把美名留”、“我们无需告别,您带来的笑声长存”。

      采写/新京报记者田超

  • 相关内容
  • 版权所有 昌图新闻网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、复制或建立镜像
  • http://www.ct0410.com
  • 本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立即删除